唐卡成交价格一路攀升 「拍卖界的奇葩」

  • 时间:2个月前
  • 浏览:34次

西藏唐卡《四臂观音》展品交接仪式隆重举行,殿堂级艺术作品入库技博馆

11月23日上午,一场隆重的世界技能博物馆展品交接仪式在上海世赛执行局举行。西藏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达娃次仁副厅长一行远道而来,为筹建中的世界技能博物馆捐赠了一件宝贵的西藏唐卡作品《四臂观音》。 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世赛执行局

今天我们来关注古天一2020年年度大拍,古天一拍卖一直以来都是内地佛教艺术品拍卖的一线品牌,创造了众多市场经典记录,如2018年古天一秋拍,一尊堪称是内地拍卖二十年来最为令人顶礼膜拜的尼泊尔13世纪莲花手菩萨拍出6785万元, 早在2006年的古天一秋拍,一组清乾隆宗喀巴大师一生的故事唐卡 (十五张)就拍出了1815万元高价。本次古天一标杆专场【缘起-藏传佛教艺术专场】62件拍品,其中唐卡作品就占到了35件之多,是古天一历年来藏传专场中唐卡最多的一次,同时,也是质量极高的一次。近两年来,全球优质的藏传佛教艺术拍卖资源明显减少,而又在今年这样一个特殊环境之下,还能够有如此鼎盛的唐卡拍品阵容,实属难得。

说到唐卡,相信很多朋友首先会想到的是2014年在香港佳士得拍出3.48亿的 明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唐卡是流行于我国藏蒙等民族地区藏传佛教中的一种宗教卷轴画,唐卡的种类其实非常多,被誉为雪域高原的艺术奇葩,西藏历史文化的“百科全书”。根据五世达赖(1617-1682)所著《大昭寺目录》中记载:"法王(松赞干布,617-650)用自己的鼻血画了一幅白拉姆女神像,后来蔡巴万户长时期,果竹西活佛在塑白拉姆女神塑像时,将此神像作为核心藏在神像腹内。"也就是说,至迟在7世纪的时候,唐卡已经出现。早期的唐卡,主要受到了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三大外来佛教文化的影响,而到了14-15世纪开始,渐渐诞生了西藏本土的三大唐卡画派——勉塘、钦孜、噶玛噶智。唐卡的发展,也见证了西藏社会历史文化的演变,无愧于“百科全书”之美誉。

以下就请朋友们一起欣赏一下本次古天一拍卖的部分唐卡精品,领略不同年代不同风格唐卡的风采:

14世纪三十五佛唐卡

RMB:1,200,000-2,200,000

现存唐卡中,15世纪之前的作品存世量并不多。而这件三十五佛唐卡尺幅较大、画工细腻、色彩沉稳、时代特征鲜明、保存状况完美,在同时期的作品中堪称是一件难得的精品。

关于三十五佛的缘起,依据汉译经典《大宝积经》所载,释迦牟尼佛为当时与会大众宣说:“…舍利弗!若诸菩萨成就五无间罪,…菩萨应当于三十五佛前昼夜独处殷重忏悔。…”三十五佛题材遍及藏汉佛教美术,从北朝时期的汉传佛教造像到西藏的石窟、唐卡和寺院壁画,三十五佛之形象频频出现。汉译佛经中最早见于西晋所译《佛说决定毗尼经》。三十五佛不仅盛行于大乘佛教,在密教兴起之后其信仰依然长久不衰,阿底峡、宗喀巴等密教大师都曾精勤修习三十五佛忏悔法门。

本品局部

这件三十五佛唐卡,以释迦牟尼佛为中心,周围整齐排列着红、白、黄、绿、蓝等身色不同的诸佛,持物或姿态相异,完整再现了三十五佛之面貌身姿,原应为供养或观修之对象。

再从绘画风格来看,这件唐卡无疑展现了从早期受波罗影响到中期受到尼泊尔影响的过渡期特征。现存的西藏早期绘画,藏西受到克什米尔影响,而西藏中部绘则反映了印度帕拉风格的影响。

本品局部

这一时期西藏中部的唐卡,色调多以红色和蓝色为主,西藏画家不遗余力地模仿和学习帕拉艺术,菩萨像往往身着帕拉时期特有的装饰,尊像台座上的双层莲瓣使用间杂的颜色,并施以细腻的晕染,呈现出彩色宝石镶嵌一般的效果。

本品局部

13世纪前后,尼泊尔艺术逐渐在西藏蔓延,帕拉风格在藏地的主导地位开始受到挑战。各种卷草纹样在钮瓦尔艺术中出现的频率极高,他们喜欢在红地上绘出红色的卷草纹,在蓝地上绘出暗蓝色的卷草,最后常用黑色线条勾勒主体和装饰物,以突出画面主体。尼瓦尔绘画中人物脸型偏圆,额头宽大,脸部比例更像儿童。背光经常使用异常复杂的图案,涡卷形的卷草纹和摩羯鱼巧妙结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旋转扭曲的装饰,加上顶端的金翅鸟以及那伽,构成具有尼泊尔特色的背光纹样。

14世纪 夏鲁寺甘珠尔殿 五方佛壁画

综上所述,这幅唐卡则显示了印度帕拉王朝和尼泊尔钮瓦尔艺术相混合的风格,是西藏14世纪前后典型的画风。相类似的绘画风格,可以比对著名的夏鲁寺壁画,如鼻梁正中以白线提亮的手法,两者如出一辙,是这一时期较为流行的绘制手法。两者在佛耳两边的发髻上都装饰着两朵小花,也常见于尼泊尔的造像和绘画作品。袈裟覆盖的部分,以简洁的线条描绘身体轮廓,凸显了佛衣的轻薄,袈裟上圆点状点缀的小花,也是13至14世纪较为常见的装饰手法。

这幅唐卡在题材上选取了汉藏共通的三十五佛,体现了佛教最为古老的传统之一——忏悔修法的盛行。这幅唐卡的绘制年代大约在14世纪,此时正处于早期帕拉风格向尼泊尔艺术过渡的时期,也是两种外来艺术影响在西藏并存的时期,保存状态完好,实为一件不可多得的早期唐卡精品。


明代 罗怙罗尊者唐卡

RMB:2,000,000-3,000,000

藏传佛教中的罗汉题材绘画受到汉地影响,形成了十六尊者与二侍者的组合,以及特殊的藏汉结合之画风。这幅唐卡从主尊所持的金色宝冠判断,当为十六尊者之一的罗怙罗。汉地常说的十八罗汉,在藏地被称为十六尊者与二侍从,汉传佛教称罗汉,强调果位;藏传佛教称尊者,强调其在佛教中的崇高地位,大概与藏传佛教尊重祖师的传统不无关系

宋金大受 十六罗汉图 之罗怙罗尊者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罗怙罗是释迦牟尼为太子之时,与妻子耶输陀罗所生之子,也是佛陀十大弟子中最为特殊的一位。因其出生于月食之日,因此得名罗怙罗(Rāhula),即“障月”之意。在佛教传承过程中,诞生了种种与罗怙罗出生相关的神话与传说,充满了奇幻色彩。据说释迦牟尼成道之后再次回到家乡,并为罗怙罗剃度。罗怙罗精勤修行,二十岁即获得成就,他又严守戒律,被称为“密行第一”。

本品局部

除了在题材上影响藏传佛教绘画,汉地绘画对西藏唐卡的贡献主要表现在风景和构图方面。藏传佛教唐卡中最明显的汉式倾向,似乎是以罗汉主题为开端的。罗汉绘画在藏地的兴起,可能能够追溯到南宋和元朝浙江一带的画派。西藏的僧侣在元朝和明初与皇室联系密切,也时常交换礼物,皇帝收到来自西藏的贡礼,藏地的僧人也会从宫廷赏赐的作品中得到一些汉地风格的佛教绘画作品。汉式艺术为西藏带来了全新的构思和灵感,唐卡中的罗汉常常融于周围的景色,他们起伏的轮廓,富有动感的衣装以及周围的风景和浮云构成一种自然的平衡。

本品局部

主尊罗怙罗位于青山绿水之中,鼻和口以淡墨晕染,处理方法与汉地人物画相似。罗怙罗双手于胸前持金色五叶王冠,相传此王冠是他三十三天讲法之后,天人获得了解脱之成就,为答谢罗怙罗,众神脱下戴在头上的王冠,作为礼物馈赠予他。由此,王冠成为了罗怙罗的标识,据说每位戴过或者看见王冠的信徒都将会受到罗怙罗的加持和佛菩萨的护佑。罗怙罗坐在覆盖着花毯的矮脚台座上,手脚的绘制使用和面部类似的淡墨细线,以极其写实的手法勾勒,人物细细的指尖与汉地审美一致,甚至手脚指甲上的半月痕也被一一绘出。

罗怙罗的形象旁有两位侍者,画面左侧的侍者似为一位年轻沙弥,头侧向画面左方,口唇微张,似乎正与画外人讲话。画面右侧的侍者为一年长的女性,左手持碗,其中盛放着状如荔枝的果物,右手执一颗,欲供养尊者。画面顶端右侧为双手于胸前持钵的红色身佛像,应为无量光佛。

这幅唐卡保持着旧有的装裱,四边使用不同花纹的锦缎,上下各有红色宽边织物,织有内容相同的梵字:OṂ MAṆI PADME HŪṂ DDHĪḤ,OṂ MAṆI PADME HŪṂ为六字真言,DDHĪḤ表示无限循环,意即无休止地重复诵读六字真言。

现有的藏传罗汉唐卡,均为成套绘制,通常主尊为释迦牟尼,两侧为十六尊者及二侍从,外加四大天王,因此这幅唐卡很可能原为二十三幅中的作品之一。尤为难得的是,这幅唐卡保持着原有的装裱,且状态良好,实为藏传佛教罗汉唐卡之佳作。


18世纪胜乐金刚、甘帝巴、莲花手菩萨唐卡一组

71.5×48cm

RMB:3,000,000-4,000,000

这是一组极为重要的,出自班禅大师圣地,扎什伦布寺官属作坊扎什吉彩的唐卡。

17世纪 四世班禅唐卡 扎什伦布寺藏 (藏文题记译为:曲英嘉措善巧绘制)

17世纪中叶,年轻的五世达赖借助固始汗的力量巩固了格鲁派的势力范围,建立了政教合一的甘丹颇章政权,确立了西藏地方政权与清朝中央政府的稳固关系。为进一步巩固政权,格鲁派在西藏广建寺院,扩充势力。五世达赖1645-1648年主持完成了布达拉宫白宫的修建,在大规划的兴建寺院过程之中,曲英嘉措领导了扎什伦布寺和布达拉宫这两个前后藏最重要的寺院壁画的设计和制作工作,曲英嘉措作为格鲁派僧人,全面系统继承了格鲁派推崇的勉拉顿珠的绘画传统,并自觉吸收了当时技法别开一面、深受汉地工笔画影响的嘎赤、青孜画风,包前孕后,创立了“新勉唐画派”。此三幅一组的唐卡即为新勉唐画派的代表之作。

第一幅唐卡为胜乐金刚。在无上瑜伽密法法系中,格鲁派最注重的是胜乐、密集和大威德三尊。主尊周围四方各有一位格鲁派上师,右上经辨认与三世达赖索南嘉措图像相符,左上与四世达赖云丹嘉措图像较为相似,下面两尊推测亦是某一任达赖或班禅。旁边有藏文题记,内容译为:心子贝丹益西,黑黑鲁嘎灌顶之时,安立胜乐之身像,行调伏事业之法。大概透露出这幅唐卡,说的是贝丹益西在进行胜乐的灌顶,贝丹益西即为六世班禅。

第二幅为大成就者甘帝巴。相传他蒙金刚亥母授记,成为一名精通五明、学问渊博、善于征破外道的大学者,后四处游方,宣宏佛法。在一次度化众生时,他以神通变出金刚铃杵,持在手中,遂亦被称作金刚铃师。金刚铃师与卢伊巴、黑行者一道,是藏传佛教胜乐金刚部在印度的三大传规之一,所传密法至今在西藏仍广为流传,甘帝巴头束发髻,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游戏姿态坐于岩石宝座之上。座下藏文题记记述了甘帝巴的不同形象,在二十四个圣地,用秘法普度众生,与唐卡所绘内容相符。画面纵深辽阔,构勒出一幅山野中的成就秘境。

第三幅为莲花手观音。莲花手观音身白色,头微微右倾,饰宝冠,发髻高束。菩萨面容俊秀,画线柔和,右手施与愿印,左手于胸前捻莲茎,莲花于肩头盛开。上身匹帔帛、飘带,下身着长裙,裙边系腰带,表现出波浪状的裙边,线条表现十分自然,裙子为层叠状,露出多彩的裙边,有写实表现性。主尊周围为八尊菩萨,形态各异,或在讲经说法,或者接受供养。主尊座下藏文题记译为:诸佛与慈悲总集,显示首饰相好,神变百万亿遍,四施观世音菩萨。

清 乾隆 释迦牟尼佛源流画像 故宫梵华楼藏

自曲英嘉措作为四世班禅和五世达赖的宫廷画师开始,他所推行的新勉唐画派,得到了格鲁派的供养,获得了政治、宗教和经济上的有力支持,由此所培养的弟子学徒成为成为扎什伦布寺的官属作坊扎什吉彩主力画师。乾隆四十五年,六世班禅额尔德尼亲自进京祝贺乾隆皇帝七十寿辰,携带了一批唐卡作为珍贵的贺礼进献。目前藏在故宫的这批唐卡,无论是绘画技法、填色技艺还是画面布局,与本次拍品唐卡如出一辙,可以确定为同一范本的不同创作,均为扎什伦布寺官属作坊扎什吉彩的作品,珍贵难得,极具收藏价值。


17世纪却英多杰风格罗汉唐卡 51×35cm

RMB:600,000-800,000

西藏佛教艺术史上诞生过无数大师,十世噶玛巴却英多杰无疑最为突出。他是一位多面天才,除众所周知的佛学大师、诗人、教派首领外,更是才华横溢的艺术家。

17世纪 却英多杰塑自身像 瑞士冯·施罗德旧藏

十世噶玛巴却英多杰因为格鲁派的崛起而不得不远走丽江避难,作为一名宗教领袖,却英多吉在政治上显然是不如意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人生际遇,成就了他的伟大艺术。却英多杰从他的绘画老师那里认识了勉日画派,后来又把汉地和克什米尔风格吸收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当中,开创了自己独特的画风。却英多杰的绘画,人物造型充满着朴拙天真的气息,周围的点景、动物和人物具有浓厚的生活趣味。

17世纪 却英多杰绘罗汉唐卡 云南丽江博物院收藏

这幅画即为却英多杰风格,背景中的赏石、植物,以及天空的飞鸟,明显具有汉式特征。人物造型较为特别,小而粗短的手、圆而长的脸、丰满下巴之上的小嘴、弓形眉毛并不写实,但注重人物表情的刻画,经过渲染的背景树木和岩石体现出中国山水画的风格。却英多杰钟爱释迦牟尼和十六罗汉这一主题,代表性作品现存于云南省丽江博物馆可作参考。


18世纪 弥勒佛巨幅唐卡 575×258cm

来源:

西藏唐卡画师历史源流考

西藏唐卡画师历史源流考① 刘 畅(南京艺术学院 设计学院,江苏 南京 210013) [摘 要]本文以一个与藏传佛教密切相关的传统手工艺画师群体——唐卡画师作为主要研究对象,将唐卡画师置于西藏社会历史变迁和藏传佛教兴衰的角度,分析他们的地域来源、僧俗身份

英国Brandt Asian Art. Robert Brandt旧藏.

纽约苏富比2004年秋拍LOT52.

尺幅巨大的弥勒唐卡!弥勒佛在图像上最突出的特征即是其坐于台座之上的独特坐姿。弥勒作为藏汉民族广泛信仰的尊神,在数百年间以其为主要题材的艺术作品也屡见不鲜。

左图:龙门石窟 唐唐咸亨四年(673年) 弥勒

右图: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藏 唐代 弥勒

一般图像学上,弥勒主要依据所著衣饰分为两类:一者,着佛装之弥勒佛。二者,着菩萨装之弥勒菩萨。弥勒菩萨区别于其他尊神的特征主要体现在坐姿上。自隋唐以降,无论是弥勒佛还是弥勒菩萨,工匠在制作时通常将其表现为善跏趺坐的特殊坐姿,其端坐于座上,两腿自然下垂,以其作为迎接世人往生兜率净土和下生成佛的特有标识。

本件作品便属于佛装的弥勒佛,弥勒着佛装坐于台座上,双腿自然下垂,双手于胸前施说法印,表示正在兜率天宫传授妙法教义。主尊座下站立两位胁侍菩萨,分别为白色身的莲花手菩萨与深蓝色身的金刚手菩萨。主尊上方左边为格鲁派祖师宗喀巴大师。右边对称位置为文殊菩萨,宗喀巴大师一直被传为文殊菩萨转世。本铺唐卡色彩厚重,绘制精整,保存品相完好,尺幅巨大,实在震撼!


18世纪 吉祥天母坛城唐卡

94×66cm

RMB:300,000-600,000

本幅唐卡是吉祥天母护法神的密修供养坛城,出自于格鲁派拉萨三大寺之一的色拉寺,背后有珠康大活佛的亲笔题记!其内容丰富,构图复杂,来源清净,加持殊胜。它的意境与常见的佛教绘画存在很大差异。这种差异源自佛教金刚乘教法的独特伦理,又与雪域高原的民俗习惯密切相关,属于最富有密宗特色的艺术珍品之一。

清 乾隆 吉祥天母尊像 故宫博物院藏 (六世班禅进献)

吉祥天母的来源说法比较复杂。有的认为吉祥天母就是“吉祥天女”,原型是婆罗门教-印度教的幸福与财富女神,也有人认为她的原型是迦梨女神,湿婆神的妻子。吉祥天母也是拉萨城的第一大护法,在拉萨,每年藏历十月十五是“吉祥天母节”。所有寺庙向拉萨大昭寺的护法王尊吉祥天母举行隆重荟供仪式。正因为广泛的信仰,从古至今雪域高原的唐卡画师们创作了很多吉祥天母的优秀作品。本幅唐卡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整幅唐卡绘制于黄绫之上,这表明唐卡出自于藏地最高等级的寺院。虽然在藏地大多数寺庙都有供奉并修持不同的吉祥天母法,但并非所有的吉祥天母唐卡都有资格用黄绫绘制。黄绫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清朝中央政府册封达赖、班禅等高级僧侣习惯用黄绫,噶厦政府颁布政令可以用黄绫,甘丹寺、色拉寺、哲蚌寺、扎什伦布寺这些格鲁派的祖庭大寺颁布“法敕”可以用黄绫,除此之外一般的寺院、喇嘛没有资格使用。

唐卡背后有题记:

བྷྱཽཿསྟོང་ཉིད་སྙིང་རྗེའི་དབྱེད་མེད་དྲག་མོའི་སྐུར།།

སྟོན་མཛད་དམག་ཟོར་རྒྱལ་མོ་འཁོར་བཅས་ལ༎

དགྱེས་པ་བསྐྱེད་ཕྱིར་མཆོད་སྤྲིན་འདི་འབུལ་བའི༎

ལས་བཞིའི་འཕྲིན་ལས་ལྷུན་གྱིས་གྲུབ་་པར་ཤོག།།

སྒྲུབ་ཁང་སྤྲུལ་མིང་གིས་འབུལ།།

玖 空性大悲无别怒母身

善示却敌佛母及眷属

为生欢喜呈献此供云

息增怀诛四业愿任成

珠康活佛名者著笔

这里明确提到了题记者的名字:珠康活佛。根据《藏传佛教名僧档案》、《菩提道次第师承传》等资料记载,珠康活佛隶属于色拉寺吉扎仓,为色拉寺措钦级的大活佛。第一世珠康活佛格勒嘉措(1641-1713)出生于上部阿里地区。1705年,他授记弟子修建了普布觉寺,倡建色拉孜、热喀札等静修山寺。著有《辩了不了义经善说藏论名义》等论著传世。

色拉寺

色拉寺位于拉萨北郊3000米处的色拉乌孜山麓,明永乐十七年(1419),由宗喀巴弟子绛钦却杰兴建,成于明宣德九年(1434),全称“色拉大乘洲”,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自古就是高僧活佛讲经说法之地,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

这幅唐卡的绘画风格奇异,动态狂放,气势磅礴,其构图和细节与国外17-18世纪的同类唐卡一脉相承,与后期格鲁派画作偏重规矩端严的风格有较大差异,应当是18世纪中期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后世的珠康活佛去了那曲地区弘法利生。成了那曲地区最大的活佛。但从这幅唐卡的制作材质,唐卡的时代风格来看,这无疑是珠康活佛还在色拉寺时期的作品。


18世纪 金刚瑜珈母唐卡

55×41cm

RMB:150,000-250,000

藏传佛教修法体系中,空行母修法与上师修法、本尊修法并称为密宗三根本,整幅唐卡构图简洁明了,主题十分突出,设色艳丽,人物及饰物的画工精细,更兼保存完好,殊为难得!

18世纪 骑羊护法唐卡 96×68cm

RMB:300,000-500,000

善金刚全称为具誓善金刚,俗称骑羊护法。善金刚原系苯教神,莲花生大士入藏时被降伏,化身为铁匠,密护佛法,驻守贡噶雪山,为莲师之事业护法,据宁玛派典籍记载,善金刚是最高等级的世间护法神之一,比白哈尔还具有法力。唐卡画面上,骑羊护法的常见的黑铁匠的形象,主尊上方绘莲花生大士以及宁玛派上师,主尊下方绘具誓善金刚的另一种形象:骑狮护法,左右为五部具誓护法。唐卡设色艳丽、描绘精致细腻,题材十分少见,品相保存完好,是幅十分难得的唐卡精品之作。

18世纪 吉祥天母秘密宫殿唐卡 74×45cm

RMB:180,000-380,000

吉祥天母又称班丹拉姆是雪域藏土一切女性护法神的首领,是拉萨大昭寺主护法,第一财神护法。此尊尤其受到格鲁派崇奉,被格鲁派僧众尊为护法之首。 整幅唐卡构图饱满,人物绘制精细入微,如骏马的鬃毛可谓纤毫毕现,体现出绘画大师高超的的绘画技艺。尤为特殊的是,此尊吉祥天母所居宫殿,全部用尸骨所装饰,极为少见特殊。


本次古天一【缘起】专场的佛像部分,之前“三水仓”等优质自媒体已经进行了详细的介绍,大象在这里就不一一展开了,不过还是请朋友们欣赏一下本次封面的巨大体量的铜文殊菩萨像。

13-14世纪 铜文殊菩萨像

RMB:2,200,000-4,200,000

体量巨大的早期文殊像,极为罕见。从侧面观赏身形宽厚,体量感极强。造像以朴实的手法表现了华丽的衣装,工艺有稚拙之感,与西藏早期像有诸多类似之处。图像特征上,与帕拉王朝时期的立姿文殊异常相似,同时也反映出尼泊尔造像的影响,能够瞥见此时西藏文殊造像受到周边佛教艺术影响之痕迹。从造像样式来说,出现了多种风格的杂糅,反映了这一时期,西藏学习外来风格,逐渐形成自身特点的过程。

本文转自:大象世界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本文源自头条号:人民鉴藏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千年唐卡艺术牵手区块链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记者 崔永焘 报道)传承了1000多年的“非遗”项目——唐卡,正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牵手区块链技术。未来,人们在欣赏唐卡之美的同时,也可以更好地维护唐卡作品知识产权。 为进一步规范唐卡市场管理和唐卡行业标准,黄南州紧

Copyright 81066.cn Rights Reserved.||Theme by Cn+网络, Soft by ZBlogPHP 加入我们|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业务合作